每年出口50亿美元!湖南的人工打火机如何照亮世界?

湖南人造的打火机,是怎样点亮整个世界的?

在湖南省娄底打印小镇的旁边,就是打火机之都邵东市。

这里打火机的出口数量堪称世界第一,其中一次性打火机更是包揽下了全球范围内近70%的市场,每年产量超过百亿,连起来能点燃20圈赤道。

这就意味着,世界各地大部分烟民手里用的都是邵东的火,邵东人也因此被戏称为“湖南犹太人”。

在认识邵东之前,人们普遍认为靠制造打火机闻名的地方是浙江,事实并非如此。在过去13年里,邵东境内的打火机产业渐渐由弱至强开始“破茧化蝶”

这座深处湘中腹地的小县城,在2012年,生产的注塑打火机年产量突破100亿支,出口数量首次超过浙江,一举成为我国打火机出口数量最多的地区目前邵东打火机已经与浏阳花炮、醴陵陶瓷并列成为湖南特色出口产业。

那湖南人究竟是怎么做到,让全国乃至全球都离不开他们制造的打火机的?

假如你稍作了解,就会知道一次性打火机只在国外售价1美金,国内基本只是它1/6-1/8的价格。在一碗酸辣粉都涨到十块钱的今天,打火机还是一块钱,这么良心的行业已经不多见了。

放眼全世界,也只有中国能把打火机的售价压到一块钱了。 生活中随处可不见得一元打火机,工艺却不简单,虽然它集成了风罩、调火环、皮垫、按手等一大堆零件,但成本可能不到一毛钱,这本身就是个中国工业的奇迹。

一块钱的售价还有可观的利润,可见这个供应链有多强劲。我国打火机的出口价格甚至已经低到让一些国家,开始考虑让反倾销法上线。很对外国客户以及国人也都会有个疑惑,这些打火机为何能卖得如此便宜?

如果你有机会去邵东周边走一走,届时就能明白其中的奥秘。进入邵东,打火机的家庭式作坊很常见。周边乡镇的街头巷尾,基本每家都会有组装打火机的场景,可见普及程度之高。

他们把从打火机厂家领来的派件,组装好送回厂家后,就能得到一些手工费,这种家庭式作坊模式会直接降低成本,定价自然也就降下来了。

其次,打火机能保持这么亲民的价格,很大程度上也在于大部分人并不需要,打火机拥有劳力士的价值。不管你的朋友多有钱,他都会顺走你的打火机 。

阅历丰富的老烟枪压根不会在意自己的打火机长什么样,每次回家时身上的打火机基本都不是出门时带的那个。所以打火机一直这么便宜也就不奇怪了。

光便宜还不行,邵东人民深悉脱离群众的后果,悟透了当代年轻人的喜好,有足够敏锐的时尚嗅觉,时刻保持与时俱进。领悟出了经销的小窍门:出口欧洲的打火机想要卖得好,外形就得干净简洁;出口东南亚,那得色彩丰富;做非洲人的生意,就要足够的便宜。

而当厂家再进一步把自己对生活的感悟融入设计,就会产生一些不可预知的爆款,可见邵东人已经牢牢掌控了火的奥秘。便宜又时尚,还多功能,所以邵东打火机广销海内外。

据悉,邵东境内足足有100多家打火机企业,其中湖南东亿电气股份有限公司一年的产能足够让全世界人手三个打火机。

有业内人士透露,在邵东集装箱被视为打火机的出口单位,1个集装箱里大约能容下100万个打火机大小;仅2017年,邵东打火机的出口量就达到了50多亿个了。

其实,不仅打火机企业在邵东风生水起,还有扳手、锯条、箱包等生产商,这些产业都占据了国内产量的半壁江山。2019年里,邵东市以600多亿元的GDP总量,拿下了县域经济第一名。

在邵东,一个看上去不起眼的家庭,可能就拥有一个小型工厂,所以邵东被誉为百工之城。这不仅让邵东市成功挤入湖南十强县的名单,还让邵东从原本的县升级为现在的市。

毕竟位于湖南省中部的邵东,处于邵阳、衡阳、娄底三市的交界地,是连接地图上“长株潭”经济圈的重要纽带,同时还是邵阳市对外开放的桥头堡。

撤县设市,无疑能更好地发挥邵东的优势和辐射作用,以及建设中部地区商品物流集散区等;也有利于人们构建“优势互补、错位发展”的格局。

哪里有市场,哪里就有邵商,海外经商的湖南人中,大概率都是邵东人。据有关媒体报道,如今至少有40万邵东商人活跃在世界各地。

在老挝万象的宏克亚星商业街,只要会讲湖南话就能通行无阻;在印度孟买的街头,人们也能感受到我国厂家亲切的慰问。 无湘不成军,从老挝政府公布的统计数据来看,有三分之一的GDP是由邵东商人创造的。

湖南邵东民间有这么一个说法,即当地拥有百万资产的人,他们都羞于说出口,这里的小孩号称生下来就会经商。当然,身为世界上打火机出口数量最多的地区,这里的确产生了很多身价过亿的富豪。

邵商为何如此强大,初衷和福建人一样也是无奈之举,以及源于骨子里不愿被人看低的狠劲。几乎全民皆商的邵东,石山旱地居多,人均耕地面积还极少,生活太过艰难。为此,霸蛮的邵东人不得不将目光投向外面的世界。

邵东人民保存着革命老区的火种,现在又用它点亮了全世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