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打火机之王”,受到欧盟的抵制,成为第一个打破贸易壁垒的私人人物。为什么?

近些年,西方国家为了打击华为,各种手段层出不穷,甚至无耻到囚禁无罪的孟晚舟女士,只为要挟华为,逼其让步。

只可惜,他们的如意算盘虽然打得叮当响。

但在民族大义的问题上,华为坚持真相就是真理,孟晚舟女士也始终不妥协、不承认莫须有的罪名。

迫于无奈,美加释放了孟晚舟女士。

9月25日,孟晚舟成功回到了阔别已久的祖国怀抱。

其实,华为的遭遇并不是个例。

自改革开发以来,国际贸易发展迅速,我国各行各业都与西方国家有贸易往来。一直以来,西方国家仗着经济发达,动不动就打压中国企业。

多年前,也有这么一个人,因为产品被欧盟抵制,他四方走动,最后成功申诉,成为中国打破国际贸易壁垒民间第一人。

他,就是打火机大王,黄发静。

温州人一直有东方犹太人之称,他们不仅头脑灵活,还能吃苦耐劳,是国内改革开放之后,最先富起来的一批人。

1954年,黄发静就出生在温州的鹿城。

1972年,黄发静进入温州棉纺织二厂当学徒,因为一心想成为公家人、端铁饭碗,干活儿的时候,他便特别卖力。

功夫不负有心人,几年之后,黄发静成为厂里的正式工,吃起了公粮。

改革开放之前,市场经济还没有开始,各地都是以计划经济为主题。

不允许个人有经商行为。想赚点外快的黄发静,偷偷地接了一些私活儿,给人做木箱子、修电器等等。

可惜,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呢?

因为被举报,黄发静被工作队抓了起来,关进工厂废弃的仓库里,每天都要到“学习班”接受改造教育。

1978年,改革开放的号角吹响,黄发静的“问题”变成了“不是问题”,他被放了出来,换了个负责工厂外协联络的部门。

俗话说,人有脸、树有皮。

部门虽然换了,却还是原来的厂子,因为进“学习班”的事情,黄发静一直觉得不好意思见老熟人,后来就申请到温州风动动力头厂工作。

到了新的环境,黄发静觉得还是过不了思想上这一关。

80年代,温州家庭作坊式创业盛行。

最后,黄发静干脆辞职出来单干,也开了个小作坊先后生产自动空气开关配件,接洽眼镜焊接业务等,不过都没能发展起来。

此时,一个行业的崛起,让黄发静看到了商机,使小作坊焕发出新的生机。

古人钻木取火、敲石生火,都是利用摩擦产生热量,从而生火。

借助于这一原理,16世纪中国出现了用打火铁制作而成的铁盒,欧洲出现了火绒盒,这两者成为打火机最初的雏形。

到了18世纪,德国化学家德贝莱纳借助氢气和铂棉,制造了世界上第一支打火机。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时间里面,打火机的研究发明日新月异。

内部燃料经过了从磷、煤油和蜡,到汽油和火绳的过度。

到了20世纪,打火机的研究有了很大的突破,滚轮式打火机、摩擦式打火机、气体打火机、压电打火机和电子打火机等打火机陆续问世。

到了50年代,欧洲借助于技术优势,率先占领世界打火机市场。

到了80年代,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成为生产打火机的主力军,一个金属品牌打火机可以卖到两、三百块钱。

最开始,打火机只是温州人从外地带回来送给亲朋好友的稀罕物,有人却从中发现了商机。

他们将打火机拆开,研究其中的结构和打火原理。很快,一家家打火机配件工厂迅速崛起,接着,很多工厂能够生产出不逊于日本、韩国及中国台湾的打火机。

因为温州作坊生产的打火机质量。

在外观上与日本、韩国及中国台湾的打火机并没有差别,价格还十分低廉,很快就占领了市场。

因为市场需求量比较大,生产的商品基本上都有外企来要,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其中。

鼎盛时期,温州有3000多家金属打火机厂,一年能够生产6亿支打火机销往海外,占全球打火机生产总量的80%,产值高达20亿。

而黄发静成立的温州日丰打火机公司,就是其中的一员。

黄发静在转型到打火机频道的时候,也经历了一段难熬的时光。

技术不过关,融资困难,场地不好找,用电量太大导致时常断电无法正常开工等,索性这些问题在摸索中一个一个地都解决了。

让黄发静的公司声名大振的,是他对产品质量的严格要求。

有一次,境外合作方向黄发静反应,他们收到的货物中,有部分打火机火焰超过了最高火焰7cm的标准。

黄发静回忆当时的情景:

我们连夜组织技术人员开始追查问题的原因。从模具结构、橡皮管长短、出气阀的质量,每一步都详细检查,经过20多天反复实验,终于发现是内置海绵有问题。找到替代材料之后,我们将所有有问题的产品召回,更换材料,然后重新发过去。”

这次次品追回事件让客户见识到了黄发静质量管控意识的强大,后续的合作金额直接增加到了每年几百万美元。

黄发静自己也说过,一个公司能够持续发展的核心在于两点:产品质量过关和诚信经营。

2001年,打火机与眼镜、服装和皮鞋成为温州的四大产业,黄发静公司的业务也如日中天,正准备新建产房,拓展业务。

可是,他却接到了利益共同体,欧洲打火机协会会长克劳斯·邱博的邮件,欧盟正在拟定针对中国打火机产业的CR法案,希望他尽快想办法应对。

黄发静了解到,CR法案规定,出口欧洲国家的打火机必须达到以下安全要求:

1、必须符合ENISO9994所规定的安全标准。

2、打火机不能是玩具形状,不能发出悦耳的声音或有动画效果,不能是卡通人物、手枪、手表、电话、乐器、车辆、人体(包括器官)、动物、食品、饮料或者音符形状。

3、必须使参加测试的85%以上的儿童不能打火成功。

4、完成打火动作后能自动返回原位;正常使用时不能出现功能障碍;具有一定的寿命;不易损坏。

其中,在法规第三点又明确规定:价格在2欧元以下的打火机,必须安装一个防止5周岁儿童能点火的安全锁。

想到多年前美国通过CR法案后的情景,黄发静有些懵了。

其实,早在1994年,中国打火机生产商就遭受过一次相同的打击。

当时,中国取代日本和韩国,在美国打火机市场独占鳌头,被虎视眈眈的美国打火机生产商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正好,那一年发生了多起儿童玩打火机导致失火的事件,美国打火机生产商才不管到底是哪家的打火机有安全隐患,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直接将矛头指向售价不超过2美元的温州打火机,游说相关部门,促使美国制定了CR法规:

凡是售价不超过2美元的打火机,都必须加装一个防止儿童开启安全装置,否则不能销售。

这个不平等法规生效的后果就是,温州打火机在美国的市场份额顿时大幅度缩减,再没有增加过,而温州打火机的海外市场也逐渐聚集到了欧盟国家。

随着温州打火机占领欧盟市场,欧盟一直在找机会对温州打火机下手。

而这次明显就是想依样画葫芦,仿照美国CR法案,再来一次釜底抽薪。

欧洲打火机贸易商协会与温州打火机生产商合作多年,利益关系密切,他们也不希望CR法案通过,这才在欧盟正式通知下发之前,给黄发静通风报信。

想到自己70%的业务都在欧洲,温州大部分打火机生产商的业务也都在欧洲,CR法案不仅事关自己公司的生死存亡有关,也事关整个国家打火机行业的生存,黄发静决定揽下这个担子。

回忆当初的决定,黄发静说道:

当时我只知道自己必须站出来战斗,至于用什么样的方式、采取什么途径去抵制法案,我只能一点一点地摸索。但,抵制的理由之一,我已经非常明确:以价格作为安全的标准界限,违背了WTO、TBT协议。

而这一点,给黄发静带来了很大的信心。

准备迎战的黄发静,做了一些列应对措施。

在抵制CR的合法性方面,黄发静当天便先后以口头形式和书面形式,将了欧盟CR法案具体情况向温州烟具协会做了通报。

得到烟具协会的允许后,他代表协会起草文件,向中国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报告CR法规相关情况,又向温州检验检疫局、中国五金制品协会反映了反应相关消息,期望得到政府的支持。

在打火机的安全性方面,黄发静给天津危险品中心实验室发了一份有关CR情况及温州打火机现状的传真,期望他们能够出示温州打火机并非危险品的证明。

在国际联盟方面,黄发静邀请欧盟卫生与消费者保护司相关人员到中国实地考察,并邀请欧洲打火机协会会长克劳斯·邱博及同仁到中国,共同商讨如何应对欧盟CR法案。

在舆论方面,黄发静给中央电视台发了一份有关欧盟CR法案及抵制法案的相关资料,期望通过媒体的曝光,得到民众的支持。

在国内拉同盟方面,黄发静向并以个人名义,多次召开温州市烟具行业抵制欧盟CR法案的研讨会,并联名要求温州市烟具协会对欧盟CR法案进行抵制。

在黄发静一些列的操作下,抵制行为得到了社会各界人士的支持,有的通过邮件、传真和寄来相关书籍出谋划策,清华大学法学院的车坯照教授、北京的黄文俊律师、王磊律师等律师还给予了法律上的专业指导。

而这一切也引起了原对外经济贸易部的重视,对外经济贸易部迅速组队调查,成立CR法案交涉团,并带着黄发静等人一起前往欧洲进行交涉。

交涉的核心仍旧是黄发静当初想到的那条:

“以产品的价格作为安全标准界限,完全违背WTO规定与TBT原则。如果按照这样的逻辑,火柴让小孩玩也很危险,是不是也要装安全锁?”

因为是第一次由政府带领民间交涉团在各国行走,并且抵制的理由非常充分,黄发静一行得到了国内外媒体的大力支持。

可惜,事情进展得并不顺利。

2002年,欧盟无视交涉团的申诉,还是通过了CR法案。

其实,黄发静此时其实已经为自己铺好了路,不仅研发出了欧盟要求的安全锁,并开始申请专利,而且在积极想办法进入中东及俄罗斯市场。

不过,他不甘心无辜挨打,始终没有放弃抵制活动。

只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2002年,欧盟准备对来自中国的打火机产品提起反倾销调查。

黄发静又站了出来,同中国WTO事务谈判专家研究对策,中国打火机企业最终胜诉。

2003年,CR法案也传来了新消息,欧盟宣布,将于2004年执行的CR法案不再生效。

这一年,黄发静成为中国第一个为打破贸易壁垒,走出国门,并取得成功的民营企业家,为中国企业在解决国际贸易纠纷的案例中,起到了良好的示范作用,还因此获得了“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的荣誉称号;人们还送他一个外号,打火机大王。

俗话说,落后就要挨打。

不想挨打,除了努力拼搏,还需要在遭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时候,像黄发静一样,勇敢地站出来,抗争到底。

—END—

作者:铜豌豆

参考资料:

《打火机演变历程》

《温州打火机反倾销案》

《“打火机大王”黄发静一家的外贸故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